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开户 >  新闻中心 >  专题人物
何光远:甲醇汽车不能总在“示范”“试点”上打转转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王璐 发布时间:2015-03-13

     遑遑六十年,熠熠一甲子。中国汽车工业悄然走过60年,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到今天。当年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的少年,早已两鬓斑白,他们见证了新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成绩和荣耀,更为这份成功背后的艰辛和教训而不辞辛劳、发挥余热。


     何光远,原中国机械工业部部长,一汽的建设者,亲历了中国汽车工业发展中的几乎每个历史节点。日前,《经济参考报》记者专访了这位汽车界的元老级人物。


     1956年,26岁的何光远从苏联学成归国,便投身到了社会主义建设中,经历了从普通技术员到管理者、到政府官员的诸多角色转变。在1953年到1983年,中国汽车工业最初的30年里,何光远在汽车业留下了深深的足迹。这30年中,何光远工作过的一汽也经历了从建厂到汽车百万辆庆祝大会的跨越。解放、东风、红旗、212吉普,都成为一个时代的注脚。


     1980年开始,何光远经历了机械工业部体制的多次变迁,历任农机部副部长、机械工业部副部长、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副主任、机械电子工业部副部长、机械电子工业部部长、机械工业部部长等职。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何光远表示,尽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汽车工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作为老汽车人他对行业的发展有两个担忧:一个是自主品牌汽车的发展问题;另一个是目前一些企业一窝蜂似地纷纷上各种电动汽车。“我并不反对上电动车,但要科学地对待电动车的几项核心技术,认真攻关,而不是到处铺摊子。”


     提及甲醇汽车的发展,被尊称为“甲醇部长”的何光远透露,2012年1月工信部发文正式批准了山西、陕西和上海市开展甲醇汽车的试点工作,甲醇汽车终于列入了国家的试点项目,后来又有贵州和甘肃两个省参与。“甲醇是高氧燃料,本身含有50%的氧。排放情况远优于汽油车和柴油车,发展甲醇汽车最符合中国的资源条件。”何光远从资源、成本、环保等几个角度,对煤、煤层气以及焦炉气制甲醇和甲醇汽车的发展再一次论证了其可行性。


     记者:谈谈您所了解的甲醇汽车试点进展情况?


     何光远: 从2012年1月31日工信部发文算起,至今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从2013年3月份山西省晋中市甲醇汽车试点正式启动算起,也已经有近两年时间。


     晋中市的150辆甲醇出租车,是在一年内分四次投放到市场的,这种做法很好。后一期的投放是在“总结”前一期“运行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从汇报的情况看,山西省和晋中市做了大量工作,除正常的试点运营外,还做了整车检测、排放检测、环境监测、人员体检。从数据上看应该说是不错的,数据翔实,有说服力,对于这个试点,应充分肯定。


     记者:甲醇汽车试点除山西晋中,在其他城市表现如何?试点启动的难点在哪里?


     何光远:陕西省的试点也在进展中,启动时间是2013年8月份在宝鸡市开始的,两个车型共计20辆,实际投入运营的大概15辆,其他几个城市近期可能会有动作。我的感觉是,甲醇车试点的启动比较难,难点在于地方和企业有大量准备工作要做,比如争取出租车指标;订车、上牌、购保险;申请新建加注站等等,这些工作有的非常繁琐、有的难度很大——比如新建甲醇燃料加注站,不但要进行不小的投入,还要涉及城建规划方面的调整和审批。另外,作为参与企业不得不考虑经济上的承受问题。无论是政策上还是资金上,如果我们能够拿出像支持“电动汽车”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力度,来支持甲醇汽车试点,我估计情况会比现在好很多。


     当然,启动困难只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是数量太小。到目前为止,总共不到300辆车,山西占了绝大多数。上海市和陕西省已经启动的试点没能达到一个基本的“经济运行规模”。对试点的评价最终是个综合评价,经济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样本小,代表性就差,所以试点应该在探索“市场模式”上有所考虑。


     与试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用车改造”异军突起。山西省三家改装企业从2013年至今已改造了33600辆。陕西省的渭南和安康两市都不是我们列入试点的城市,现在每个城市大约有400辆改装车在运行,燃料用的是甲醇。这两个城市没人给他们补贴,完全是市场驱动的结果。


     记者:我国在甲醇汽车方面都做过哪些工作?现在还应做好哪些工作?


     何光远:我国在甲醇燃料、甲醇汽车方面的工作是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开始的,到现在已经走过30年的时间。


     1983年至1985年的“六五”攻关项目,国家科委组织了交通运输、发动机、环保、卫生等部门对M15掺烧技术进行攻关,对M15的毒性、动力性、排放性等进行研究、检测。其中,在山西省组织了475辆中吨位载货汽车进行M15甲醇汽油商品化示范运营,累计运营里程8000余万公里,取得了良好效果。当时的“科委”因为机构改革撤销了,牵头的单位没了,这个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1987年起的“七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专题是我国和当时的“联邦德国”科技合作项目“M100甲醇汽车试验研究”。对10辆M100桑塔纳甲醇汽车进行了各项性能的试验研究,研究结论和解决方案包括:甲醇的毒性、腐蚀性、耐久性、冷启动性能等等。


     第三次是1998年至2000年,国家经贸委 “甲醇燃料汽车(M85)示范工程”项目。就在晋中,山西省***组织了55辆装有M85电喷甲醇发动机的6600中巴车的试验示范,取得了良好效果。后来经贸委撤销了,这个事情也就结束了。


     2003年至2005年,国家“十五”科技攻关清洁汽车关键技术研究开发与示范应用项目——“甲醇燃料汽车(M85—M100)示范工程”,山西省燃料甲醇与甲醇汽车领导组办公室组织了***共55辆M85—M100高比例甲醇车进行示范运营并顺利通过验收。


     2014年2月21日,长治市的“甲醇汽车试点方案”论证会是在北京召开的,***,10年前承担科技部的项目,10年后承担工信部的项目,项目内容都是甲醇公交车试点。


     30年搞了若干次,每次都是因为主管部门机构变动而不了了之。甲醇汽车工作不能总是原地踏步,不能总在“示范”“试点”上打转转。2012年工信部42号文的发出,给从事甲醇推动工作的同志带来很大的鼓舞,希望这次在工信部的领导下,甲醇汽车工作会有实质性推进。我认为,现在有必要开展从“试点”到“推广”的前期政策、法规方面的研究。


     记者:现在看来,甲醇汽车试点势在必行,如何发展?


     何光远:从现在的情况看,甲醇汽车在技术上是成熟的,操作层面的经验有待积累;所有“涉醇”零部件和总成等都有产品。汽车的产能不是问题,关键是后续的服务、燃料的加注等配套措施如何跟上,这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记者:您对甲醇汽车的未来很看好,也提出了不少宝贵意见,下一步有什么希望?


     何光远:建议我们搞甲醇的同志都去读一读诺贝尔奖获得者乔治·奥拉写的《跨越油气时代——甲醇经济》。这本书看了以后,非常让人鼓舞,说明甲醇是很有前途的。书中提到,最有希望的方法是:回收二氧化碳,用二氧化碳做甲醇。通过催化氢化或电化氢化把二氧化碳用化学方法转化成甲醇,这样二氧化碳就可以作为资源得到循环利用。


     我希望各地试点城市认真总结和交流经验,进一步贯彻工信部的文件精神,促进试点工作更好进行。试点地区的工作各有特色,大家要取长补短,相互学习,共同提高;抓好商用车的甲醇试点工作。柴油是车用燃料消耗的主力,我国汽柴比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虽有好转,但是仍然很高,我们要充分重视发展商用车用甲醇;充分发挥地方和中央两级的积极性。在随后的时间里,争取发展一些有条件地区参加试点,如辽宁和浙江等省,都向工信部提出过要求。这说明大家在甲醇替代汽柴油重要性上的认识在统一,要加强甲醇应用的科学普及,客观、公正地让更多人了解甲醇、认识甲醇,一起把甲醇在车上应用的工作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