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凰彩票开户 >  新闻中心 >  专题人物
何光远:新能源汽车不止电动汽车一种可能
来源:商用车新网 作者:商用车新网 发布时间:2016-09-18

     如今,新能源汽车在中国,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来形容并不为过。新能源汽车的范畴虽广,但是,发展势头能称得上“燎原”的非电动汽车莫属。电动汽车在占据了舆论最热点的同时,也占据了政策扶持的较高优先级,政府对电动汽车的支持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在舆论和政策的双重推动下,市场发展电动汽车的热情空前高涨,电动汽车产销量成倍增长。与此同时,问题也逐渐显现,恶意骗补、安全事故、电池瓶颈等问题不断暴露。


     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呼吁,冷静、理性的看待电动汽车,发展新能源汽车应该做到统筹兼顾。


     何光远 新能源汽车发展应该更包容


     高歌猛进式的发展让电动汽车逐渐变成了新能源汽车的代名词,除此之外的其他替代能源汽车不断被边缘化。


     何光远认为,电动汽车不仅不能等同于新能源汽车,甚至将其称作新能源汽车也并不十分妥当。理由有三点:第一,“电储存技术”和“电驱动技术”并不是新近出现的;第二,“电”本身也不是“新能源”,更不是一次能源;第三,电能在汽车上的应用还早于内燃机。


     “电”和“油”谁先应用在汽车上的问题其实有据可考。《电动汽车简史》(编著—周苏)一书的前言这样描述电动车“电动汽车诞生于1834年(制造者是英国人罗伯特·安德森),比内燃机汽车早了半个多世纪。”


     何光远说:“卡尔·本茨为他的‘奔驰一号’申请专利是在1886年1月29日,这一天也被视为世界汽车的诞生日。但是他制造完成这辆车是在1885年,与1834年相比晚了50年。因此,《电动汽车简史》中说‘比内燃机汽车早了半个多世纪’——这种描述是准确的。”


     因此,将电动汽车视为“新能源”汽车确有不妥当之处。


     何光远表示,这种称谓不但不准确,还形成了语言上的独占,而这种语言上的独占会影响人们的思维和判断。“现在各种新型汽车驱动技术还处在市场发展的初期,任何一种技术在语词和概念的使用上不要有排他性,这样不利于创新工作的开展。我认为还是各归其位比较好,纯电动、混合动力、燃料电池、太阳能、天然气、氢能、生物质、甲醇、乙醇等等,是什么就叫什么,给各种新技术提供一个公平的语言环境。如果说一定要用上新能源,我认为现在的燃料电池当属新能源应该没有异议。”


     高效内燃机技术仍然潜力巨大


     发展新能源汽车并不仅仅是中国面临的课题,寻找替代能源、寻找低碳能源、发展新能源汽车是世界各国应对能源和环境危机所做出的共同选择,能源和环境问题是不能回避的大问题。但是,在新能源汽车的探索和漫长的成长导入期,堪当节能减排重任的仍然是内燃机。


     据介绍,内燃机在目前所有动力装置中,比能量仍然是最高的,消耗的石油产品最多、节能减排的潜力也最大。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内燃机保有量超过4.5亿台,消耗成品油2.8亿吨。从2015年成品油消耗量看,每提高1%的能效就可以节约280万吨成品油,在节约的同时既降低了二氧化碳排放,也减少了细微颗粒物的有害物质的排放。


     “我说这是‘效果显著、代价低’,一定要抓好内燃机的技术进步。缸内直喷技术使汽油机提高了10%~15%的能效,此外还有柴油机的高压共轨燃油喷射技术、涡轮增压技术……内燃机的节能潜力还很大。因此,对高效内燃机技术的研发工作一定要有定力,不要边缘,不要失去信心,内燃机节能就是最大的减排。世界汽车工业发达的国家和制造企业,没有一个国家和跨国公司放弃了对内燃机节能减排前沿技术的研究和工程化应用。我们的电动汽车热,已经再次将我国内燃机工业与国际先进水平之间的差距拉大。”何光远表示,对此感到很着急。


     甲醇替代是对能源和经济的统筹


     从能源结构来看,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占我国能源消费总量的66%70%,推进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必须走煤炭清洁、高效、综合利用之路。


     何光远指出,煤、电、化“多联产”技术(也称作“能化共轨”,即能源的电力、热力和化工的甲醇共轨生产),煤炭的能源利用效率可以达到85%(原清华大学副校长倪维斗院士对此有过专门论述),在发电、供热的同时还产出甲醇。甲醇是基础的化工原料,除可为内燃机提供燃料外还可向下游产业链延伸。“所以发展甲醇汽车是和我国煤炭资源的清洁、高效和综合利用紧密联系的。我们强调‘统筹兼顾’,能源体系中的煤炭和动力系统中的内燃机如何实现统筹兼顾?甲醇替代恰恰能很好地兼顾这个问题,这是我们考虑甲醇替代的基本出发点。”


     此外,生产甲醇的原料来源非常广,除煤和天然气外,高硫煤、煤层气、焦炉气、生物质、二氧化碳加氢等都可以生产甲醇,而且技术成熟。对这些物质利用的本身就是在减少排放,还能实现物质的综合利用,所以说甲醇是清洁能源不仅限于燃烧后的排放清洁。


     据悉,目前我国甲醇产能达到了7000万吨,新增产能基本位于中西部地区,是当地经济的重要组成。工信部开展的甲醇汽车试点,除上海外,其余四省均位于中西部。


     “发展一部分甲醇汽车,增加煤炭清洁利用市场的份额,有利于促进煤炭产业的转型升级、有利于发展当地经济。山西省晋中市的甲醇汽车试点总结工作已经完成,整车检测、排放检测、环境监测均符合要求,人员体检正常。单车最大行驶里程早已突破20万公里,常规排放降低了40%~70%;人们关心的甲醛排放与使用汽油相当;燃料费用降低40%左右;很有市场前景。产煤区和煤化工产业优势地区在甲醇汽车问题上态度积极,因此发展好甲醇汽车也是我们经济上的需求。”何光远说,发展甲醇汽车是对能源和经济的双重考量、统筹,而这也符合我国曾提出的“节约优先、立足国内、煤为基础、多元发展”的能源战略,符合中国实际。